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1701章 九头蛇

咪乐|直播|二维码下载 开场不到1分钟,C罗禁区左侧一脚劲射打高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剑红颜向来都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,尹天仇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变了,好像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连忙快步的站起身走到的窗前,但是…

映入天仇眼帘的,除了漫天飞舞的风雪之外,外面的公路上面静悄悄的,连一只飞鸟都没有,更别提剑红颜所说的敌人,为了确认,天仇还特意的推开窗户,凛冽的寒风与雪花将窗帘吹拂的大肆的舞动,天仇左看右看然后摇摇头“我好像…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,斋天赐在身后啃着一根巨大的牛腿骨瞪大眼睛“鬼影都没有。”

难道是我眼花了?剑红颜擦了擦眼睛,但是不应该呀,刚刚如果是假象的话,为什么连那头赛马被劈斩成两半的场面都是那样的真实?但是此时此刻远处的公路上面,真的什么都没有,斋天赐还特别指着雪地上面说道“瞧,连脚印都没有,如果真的有敌袭的话,起码应该有脚印吧?哈哈哈…”

他正要打趣剑红颜有些杯弓蛇影了,远方的公路上面,一道道的车前灯光芒瞬间照耀过来,“老大。”,斋天赐拿着啃得干干净净的牛腿骨指着前方喊道“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车队过来?还全部都是俄罗斯王国那边的标志,今天应该没有会议吧?为什么这个时候过来?”

是呀,为什么王国的车队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呢?天仇也很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,他的嘴角挂着一抹苦涩的笑容“我们应该主动出击的,没想到,白色政府的行动,比我们要快很多很多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俄罗斯王国,现在已经被帝燚他们掌控了。”

群英殿第二分部的人全部都骇然的瞪大眼睛。

国哀还愣愣的说道“这么快,就掌控了?”

“对于那些实力强悍的人而言,这是一个非常简单自然的事情,以前天门掌控这里的时候是打败了黑斧,然后间接性的跟王国合作,但是不要忘记了,别人能够跟我们合作,必然也就能够跟白色政府合作。”,尹天仇拿起桌子上面的烟盒,一边点烟一边吩咐道“狩月,你去占领制高点,虞美人,你去资料室里面,联系夜宴,将所有的资料全部都销毁。”

两个女人纷纷点头去执行的时候,尹天仇叫住虞美人特别强调道

“资料室里面不光光有群英殿第二分部的全部人员信息、势力分布,还有这我们跟王国联系的一切存底,让夜宴全部都在总部留底,这里的全部都销毁的彻底。”

天仇叼着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继续说道

“骨钢狂,你去打开地下通道,到时候如果形势不妙的话,我们要赶紧找退路。”

“老大,跟他们拼了。”,骨钢狂握着拳头怒吼。

“拼你妈。”,尹天仇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面“能不能少说点晦气的话?”

骨钢狂去执行,天仇带着斋天赐和国哀从二楼的窗户口跳跃下去的时候,前方的车辆已经大批大批的开始聚集,古堡的哨楼上面,狩月缓缓的拉开了“屠神弓”,天仇看到后继续说道“现在这里的大将聚集了60%,通知展云旗他们,暂时不要回来。”

国哀点头,立刻在群里面通知,随后将消息通知到天门总部。

紧接着,前方所有的车辆全部都停下,紧接着是下车、枪支上膛的声音、黑黢黢的枪口,在风雪之下似乎显得更加的冰冷,紧接着一个胸口上面佩戴着勋章的男人趾高气昂的下了车,提了提自己的裤腰带后,让所有的车前灯全部都关闭掉,紧接着摸了摸自己嘴唇上面的小胡须“天仇兄弟,我们两很久没有好好的喝一杯伏特加了。”

“德雷克上将。”,尹天仇撑着一把黑伞问道“这么晚了,还带着这么多人过来,甚至还将我的白马古堡包围…”

尹天仇扫视了四面八方一眼,问着她“怕不是来跟我喝酒的吧?”

“你知道,我是一个非常喜欢华夏文化的人,在你们那里有一种文化,送死人上路的时候,总得有一杯践行酒,我带来了。”,德雷克上将拿过来一瓶伏特加对着尹天仇晃了晃,然后得意洋洋的笑道“SO,天仇兄弟如果不想要这么悲壮的话,我也准备了能够容纳你们的车辆,只要你们乖乖配合,然后跟着我上车,我觉得,能够少受点皮肉之苦。”

既然说话和行动都是这么不客气,尹天仇觉得无需废话了。

他冷冰冰的看着德雷克“你知道的,我不会配合你的。”

“I-KNOW,我知道你是非常火热和刚烈的脾气,为了治治你这个毛病,我特别准备了这个。”,德雷克上将吹了一个口哨,紧接着在身后一声声“放开我,能不能对女孩子温柔点”的声音中,被绑起来的展云旗从人群中被推搡出来。

天仇的目光陡然的收缩了一下,紧接着更加的锋锐。

“天仇哥,对不起。”,展云旗委屈巴巴的看着尹天仇,一张脸充满了愧疚。

“没事,这些立场飘摇的鹰犬,必然会为他们的行动付出代价的。”,天仇的话音刚刚说完,右手张开,顷刻间一阵嘹亮的龙啸怒吼而起,在天仇的右臂上面,一条黑龙的光影顺着手臂缠绕了一圈后,变成黑龙战刀被天仇紧紧的握住。

哇哦?德雷克上将双眼中充满了喜爱的看着哪把战刀“很适合当我的收藏品。”

“德雷克,你不该如此的骄傲。”,天仇说完将黑伞猛然的扔掉,而后在黑龙战刀发出一声狂暴的龙啸声后朝着前方冲刺过去,德雷克再次提了提腰带,然后一步步后退的时候,前方的战士们立刻冲过来蹲在地上。

然而就在他们刚刚想要扣动扳机对着天仇扫射的时候,“嗖嗖嗖…”十根风刃形成的箭矢从天空中超级急速的冲刺下来,“砰砰砰…”一声声穿透的声音中,屠神弓爆发出来的“风浪箭矢”将这些人全部带纷纷的爆头,立刻变成了一地死尸死在了德雷克面前。

这一下让德雷克震撼的不行,不断的将身边的人朝着前方推搡着,“嘭……嘭…嘭…”天仇双手握着战刀,来一个杀一个,要么是竖斩将战士切割成两半,要么是横劈让他们直接让身体分家。

“救我,白色政府的大将们救我。”,德雷克不断的呐喊着。

白色政府吗?天仇捕捉到了这个字眼,内心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,果不其然,俄罗斯王国那边跟白色政府合作了,出卖了天门。

但是知道答案后,天仇反而变得轻松了很多,他握着鲜血淋淋的刀刃看着不断后退的德雷克“我之前一直非常的疑惑,你的骄傲和自信到底是来源于那里呢?现在我知道了,白色政府,很好,你们见风使舵的本事,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。”

天仇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根香烟,也许是手指带着鲜血沾染,烟草入口有种铜锈的滋味,他虽然反感这样的行动,但是也带着怜悯理解道

“弱者本该就该像是寄生虫一样依附在强者身上苟活,虽然低贱,也是一种生存规则。”

也是这个时候,从最后方的一辆车辆上面,车门打开,一名彪形壮汉扛着一柄黄金闪闪的黄金战刀,先是低三下四的对着车辆里面说道“师傅,我去去就来,像这样的渣滓,不劳烦您动手。”,而后朝着尹天仇走过来的时候说道“听说你是天门第二刀?”

天仇吐着烟雾,心里想的是这是哪里来的跳梁小丑呢?

“老大需要帮忙吗?”,身后,斋天赐和国哀两个人将那些战士们打的暂时不敢前进。

天仇摇摇头,饶有兴趣的问道“那你说说,第一刀是谁?”

“不是飘雨之零吗?”,那人将黄金战刀抗在肩膀上面,粗犷的笑道“我之所以忽略掉台风,是因为在亚马逊森战役的时候,他难道不是像封斩天乞求才勉强苟活着吗?我叫耿傲,是白色政府的大将。”

天仇低头浅笑。

“麻烦你回去告诉台风,靠着以前的一点名声还死皮赖脸的在天门苟活着的确也是一种法则,但是渐渐的,名望也会被无能逐渐耗费的干干净净,是因为当了天门十三,很多事情都让别人去做,自己尽量不动手,然后用这份自认为的‘高手桀骜’,来掩盖自己本身是一个已经“过气的刀客”的事实吗?可以!”

耿傲哈哈大笑“他还可以靠着以前的名声再‘恰几年烂饭’,但是你知道在我们‘刀客’这个圈子里面,你跟飘雨之零,还勉勉强强能够叫得上号,台风嘛,真的不行了,我也是好意,希望他能够认识到这个现实,不要在世界上丢人现眼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”,天仇将香烟扔掉然后瞪大眼睛“是哪里来的野狗在这里乱吠呀,想要靠着台风大哥的光芒,为你增添一点存在感吗?小子,不要用自以为是的所谓好意,来掩盖你内心真正的恶意,你算个锤子?在这里叫唤?”

“听到我尊敬的台风大哥被一个新人,这样指手画脚的侮辱,我内心的这份酸楚滋味…”

天仇捂着胸膛一脸不爽“得靠我的刀锋,才能够平息了。”

话音刚落,耿傲刹那间只看到黑龙战刀上面闪耀出一团格外刺眼的光芒,随后尹天仇反手握着战刀,“丝丝丝…丝丝丝…”,他在奔腾,战刀在地面上爆发出一串火花与漫天飞舞的雪花,气势凌人中,耿傲同样握着黄金战刀彪悍的冲锋上去,他一边奔腾一边舞动战刀,“刷刷刷…”不愧是黄金锻造出来的战刀,在此时此刻爆发出一连串闪耀的刀影。

金光闪闪的刀锋飞舞,冲刺的耿傲一脚踏地飞舞到天空中,双手握着黄金战刀狠狠的斩杀下来,下方的尹天仇也是一声怒吼。

“黑龙战刀-无妄横扫。”

在尹天仇提起战刀朝着天空中斩杀横扫的瞬间,两把刀的刀刃在半空中狠狠的冲击在一起,耿傲只感觉到手中的黄金战刀一松,而后在裂痕在瞬间的蔓延开后,“轰…”整把黄金战刀在瞬间破碎,下一刻黑龙战刀的刀刃在耿傲的肚子上面撕裂开一条深深的血痕,而后尹天仇右眼的瞳孔直接变成了猩红色

“超能力-重伤-加倍伤害。”

一瞬之间只看到耿傲肚皮上面的伤势顷刻间加重,鲜血如同洪水般的喷溅而出,“啊…”他在天空中怒吼一声,身体瞬间掉落在地面上。

尹天仇的右脚踩踏在他痉挛的身体之上,然后看着他碎了一地的黄金战刀笑道“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虽然绚烂,但是保护不了你,一个刀客,上了战场,刀就等同于战友,没有了它,也没有了你,可怜的东西,连身为一个刀锋战士的起码规则都不知道,居然还在这里给天门用刀的人排名。”

“师傅…救…救……”,耿傲口吐鲜血,临死前还在呐喊着,随后脑袋一歪,瞪大眼睛死去。

尹天仇的目光看向德雷克上将旁边的那辆车,直觉告诉他里面的确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,而事实是从上面走下来一个男人,穿着朴素,负手而立,是男人,但是是长发,看到他那双延伸后,天仇心里面咯噔了一下,只有绝对的强者,才会有这样自信又温和的眼神,那是一种绝对的自信,那是一种站在某个领域…巅峰的平和。

对比起来弱者那充满了戾气的眼神,这种眼神反而更为的可怕。

德雷克指着尹天仇说道“先生,就是他,就是他,群英殿第二分部的老大,尹天仇。”

他叫做龙隐,代号九头蛇,世界上最后的一个九刀流。

龙隐沉默的看着尹天仇,而后伸出手在风中抓了抓,看似好像是抓着雪花,但是在一瞬之间,风浪在龙隐的手中变成了一把极其锋利的刀子,而后龙隐“嘭…”的一声直接弹射朝着前方冲刺过去,空气中流动着切割的声音后,风刃从侧边斩杀,天仇冷静的一个抵挡,风刃撞击黑龙的瞬间破碎,而后龙隐在黑龙上面轻轻的摸了一下。

“这把刀,在鬼匠的手中过渡了一下吧?”,他迅速的拉开距离。

“还是它趁手。”,天仇冷冷的笑了笑,随后果断的发动了冲锋,他的招式一般都是大开大合,一刀横扫出去,一股宽达十多米的刀锋霸道的扩散出去,但是龙隐并没有闪避,而是双臂交叉,双手纵横的瞬间,天仇清晰的看到两把不同颜色的光芒,在他的手臂中闪耀着。

“人刀合一的净界!”,天仇随着刀锋冲锋上去。

而斩杀出去的刀锋和龙隐的双臂“当…”的一下碰撞出一大股剧烈的火化后狠狠的撞击在一起,霎那间只看到地面积雪四起,龙隐双脚在地上滑翔,双臂抵挡刀锋的力量,在博弈中前方的刀锋力量越来越黯淡,但是龙隐整个人也是被逼迫到身后的车辆上面,狠狠的撞击上去。

天仇踏地飞天,双臂握刀直接一个斩杀。

“吼!!!”,黑龙战刀上面闪耀出一条缠绕着战刀的漆黑龙影。

龙隐脚步稳健,拉起全身,一个翻滚的同时,战刀斩杀,“嘭…”刹那间下方的车辆直接被斩击的四分五裂扩散出去,而龙隐一步步的倒退中,天仇一脚踏地,身体带着疯狂的刀锋力量冲锋过来,提刀,再次一个横扫。

龙隐双臂中闪耀出双色刀锋,再次正面抵挡,火花溅洒,龙隐的身体被震飞出去,在天空中翻滚了几圈后落地,站不稳的后退了几步。

天仇再来,一刀斩地,“砰砰砰砰…”笔直的气浪一条线般的从地面中喷射爆出,朝着龙隐飙射过去。

龙隐左脚踏地,右脚踩踏左脚飞天而起,天仇再来,单手将黑龙战刀直接投掷出去。

“吼……”飞天而起的战刀再次和龙隐的双臂撞击在一起,这一下撞击的龙隐直接从天空中坠落,双臂已经开始隐隐约约颤抖的时候,他亦是双手一抓,“飕飕…”无数的风浪汇聚在手中的瞬间,双手猛然的一抛。

“刷刷刷刷…”破空声中无数的风刀朝着尹天仇飙射过去。

刀之召唤,天仇与黑龙互相感应,飞舞的黑龙战刀顷刻间变成一条漆黑游龙,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冲锋下来,落在天仇的手中迅速变成黑龙战刀,天仇轻松挡在前方,“当当当当”的将所有的风刀全部都接住。

“名不虚传的小疯子。”,龙隐犹豫道“我在想,到底跟不跟你打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谁了,九头蛇龙隐是吧?当年惜败封斩天的男人,如果你赢了,巅峰刀皇的名号,应该就花落你身了吧,可惜呐,但是即便是第二名,也不能够小觑。”

龙隐谦虚的点点头“我不靠过去的辉煌吃饭。”

XXXX

白马古堡的二楼,资料室里面,虞美人看着电脑屏幕上面的传输数据,32%,正在紧张焦急的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谁?”,虞美人一个激灵站起来问道,但是外面死寂一般的回答。

她一步步的走到门边,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开门的时候,“哗…”的一声,一股凉风袭来,房门自动的打开,而虞美人看着前方长长的走廊上面,一股股的灰色烟雾正在墙壁上面蔓延着,在那些灰色的烟雾里面,有很多人手在舞动,她呆呆愣愣的看着,然后看到走廊的尽头处,一队人慢慢的走出来。

他们排成一条长龙般,双脚踩踏着滚滚的雾气在烟雾中移动着,像是从地狱里面走出来的将军般。

走在最前方的时雨低着头,身后挂着一把刀。

第二个人双手抬起来,黑色的水袖耷拉在半空中飘舞。

第三个人没穿衣服,全身上下镶嵌着战鬼鳞甲。

第四个人背着手,双手被斩断手指,十根手指全部都是刀刃,不断的摩擦着。

第五个人块头极大,双臂握着两把正方形模样的双刀抗在肩膀。

第六个人最高,身后背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箱子。

虞美人只觉得好冷好冷。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