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村野性

咪乐|直播|软件平台 以每月11日排队日和22日让座日为载体,在主要路口、路段宣传礼让守序,普及交通法规,纠正交通陋习。

作者:风在先

  ()赵路南不相信,他知道每个进入阴阳洞的人都得被清身,东西根本带不进来。为了打消他的顾虑,让他重新振作起来,阿秀撕开自己的棉袄,从里面倒出一些炒米来。
  “这些炒米够我们两人撑过六天的,你下来吧。”阿秀说。
  赵路南还是没有力气。阿秀怕他在上面支撑不住,沿着洞壁爬上想接他一程。赵路南看到阿秀爬上来,吓坏了,一边劝阻,一边鼓起勇气往下爬。他爬到洞壁的第一个歇脚处,正好阿秀也上来。两个人互相看着,眼里涌出泪花。
  两个人互相帮扶着,一脚一脚爬下来。
  阿秀把所有能用的东西整理一番,有在棉袄里带来的一些炒米,半个早上吃剩的麦鼓,半壶赵路南带来的水,一条宋甘宁送给她的大毛巾。六天就要靠这些东西支撑过去,阿秀觉得很艰难。
  两个人尽量不说话,不活动,更多的时候互相靠着睡觉或静卧。
  赵路南情绪很不稳定,他总是怕自己被饿死,一睡醒就吃东西。阿秀只好严格控制,每一次给他一块比饼干还小的麦鼓,水更是不让他喝。她知道水比食物更重要,非到万不得已不能用。半壶水,六天两个人平均下来只能喝一小口。两天下来,赵路南出现了幻觉,他说自己可以飞出阴阳洞去。阿秀没有办法,找了几根枯藤把他绑在一块大石头上,让他整天躺着。
  赵独眼想了很多办法给阿秀传送食物和水,可惜有两道门隔着,中间还有一个弯道,食物和水只能推到弯道处。阿秀根本够不着。
  转眼间到了第五天,麦鼓和炒米都吃光了。水壶里的水只有一点点了,阿秀怕赵路南一口喝光,每次喂水时都绑着他。一丁点水痕刚刚沾着他干渴的唇,阿秀就把壶竖回来。
  “姐,你给我喝一口,我快要死了。”赵路南苦苦哀求。
  “你不能死,我们要靠最后一滴水活下去。我还等着你长大来娶我呢。”阿秀只好这般安慰他。
  “姐,你真的愿意跟我好,真的吗?”赵路南问。
  “真的。姐愿意跟你好。”阿秀肯定地说。
  她看到赵路南脸上现出久违的笑容,不再喊渴喊饿了。她抚摸着赵路南的脸,他明显消瘦了。赵路南捧住阿秀的手,像孩子依恋,眼睛里洋溢着幸福的光晕。赵路南说他不会让任何人欺负阿秀,谁欺负她他就跟谁拼命。
  “你一直在暗中保护我,对吗?”阿秀问。
  赵路南点点头,把阿秀拉下来,让自己的脸贴在她胸上。这一次阿秀没有拒绝,两个人之间没有了火热的欲,只有彼此间美好的依偎和鼓励。
  赵独眼依旧百折不挠地往阴阳洞里送东西,食物的香味让阿秀和赵路南感到肚肠在燃烧。赵路南想办法做了一个竿钩,想把赵独眼送到第二道门外拐角处的食物拉进来。可是这段距离太长,竿钩送远了他根本拿不住。

上一篇:第45章 姐弟情深生绵火 下一篇:第47章 初尝甘意少年郎

百度